TFP1

安樂死一直是備受爭議的話題,在這部《安樂派對》中完整地將兩面看法表達出來,但千萬別以為他是一部嚴肅的電影,在觀影過程中,也許是忙著感動,也許是忙著思考,也許是忙著大笑,總之,觀眾一點也不會覺得無聊。

一群住在安養院的好朋友們,早就接受了自己年歲已高這件事情,也了解病痛或是死亡會遲早上門來,但真要遇上了,還是會讓人手足無措。赫斯克的好友麥斯就受著病痛的折磨,年老的身軀早就不堪摧殘,他的心願是想要快快從這痛苦中解脫。

麥斯的老婆找赫斯克幫忙她到處去找願意為麥斯解脫的醫生朋友們。但因為安樂死這件事情是犯法的,他們必須慎選對象並且小心翼翼。其中當然一聽到是要幫人安樂死都拒絕了,畢竟在自己手上流失一條生命的感覺鐵定差透了。

好不容易找到願意提供藥物的人,會自己動手做機器的赫斯克,甚至為此做了一個安樂死的機器,讓朋友來夠自己按下施打藥物的按鈕,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心想完成摯友心願的赫斯克和想幫助自己老公解脫的麥斯太太,受到赫斯克太太的強列反對,在她認為,這不是幫助自殺,不是協助解脫,而是殺人,於是不能諒解自己的老公去做這樣的事情。

然而在體會了自己開始出現了阿茲海默症的症狀,得了病不打緊,讓她灰心喪志的是帶給家人們的麻煩。

『我不知道明天這副身體還是不是我的⋯⋯』這句說著輕柔卻令人體會到濃厚的無力,赫斯克太太的想法透過命運戲劇化的安排轉變了。私下幫助著熟人們做安樂死的赫斯克,這時體會到了安樂死帶來巨大悲痛的那一面⋯⋯

對白是幽默且有趣的,你所能體會老人們最精湛的演技或許都在這兒了!
已經活過了大半輩子的他們,早就沒有什麼禁忌的話題了,無論是關於生死的玩笑,又或者是關於身體的玩笑,比起中年人或是年輕人的矜持,老人們顯得相對的率直且可愛。他們不矯情、不造作,所以當他們在遇到一些突然需要掩埋的事情時,笨拙的令觀眾們頻頻捏把冷汗。

究竟,面對安樂死每個人的想法是如何呢?
有的人像赫斯克以及麥斯的太太認為這是幫助摯愛解脫,人生已經很苦了,何必讓他或她再背負著該死的病痛,在死亡來臨面前還備受折磨呢?

也有人像是赫斯克的太太一樣,覺得這是殺人,是犯罪。

或許是因為我心裡一直支持安樂死這種做法,所以其實我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是殺人,在我認知的安樂死當中,是病患有意願,由醫生執行。

有些人會說,說好聽一點是自我解脫,說得直白一些,這是自殺。

但這樣究竟是好是壞?
是非得要拖到病痛將人折磨殆盡後的『壽終正寢』,才是對他們好?
當你的愛人祈求自己幫助她/他解脫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戲中有一段是他們被希望能夠幫助他老婆安樂死的人纏上了,他說他真的好愛她,他沒有辦法下手,又想要幫助她解脫,只好纏上他們 (究竟消息是怎麼流出去的還真是不得而知,是一個謎。)。

在幫助一個又一個老人們安樂死的過程中,他們將過程拍攝下來,我還一直很擔憂的想說這不是留下犯罪紀錄嗎?轉念一想,這或許是之後他們相繼過世後,幫助安樂死成為合法的一種紀錄。

要接受安樂死的人們都非常的平靜,無法平靜的反而是身邊的人。

在電影中出現了一首歌曲,由那些接受安樂死的老人們接續唱著想要到天國之路但需要接受指引,聽著聽著,淚流不已。

看這部電影會想到很多很多很多,想到家中將要年邁的父母,想到要與自己一起老的老伴,想到關於結婚生子,關於退休,關於病痛。
喜歡這種會讓腦袋將要思考到破掉的電影。

能夠找到一個相扶到老的人,談何容易?
當一起走過了大半輩子,互相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還以為可以一直一起到八十歲、九十歲、一百歲的,這樣奢侈的想望卻無法在人類身上實現。我們只能學著接受,終有一天生命會到盡頭。然後讓我們微笑的為彼此祝福,我們將要相繼的前往到下個階段或世界,毫無懸念的離開,是因為相信在那邊,我們還會相見,相信這次闔上眼也不過就是一次長一點點的別離。

選擇了安穩的先走一步,不是我不要你了,只是在觸摸天堂的大門之前,我想先撫摸你的臉,以平靜的微笑,而非我被病痛折磨過後的猙獰面孔以及如同判刑之聲的心電圖警示音。

然而在此之前,在我消失以前⋯⋯能夠牽多久的手就請牽多久,不要放開我。

 

  

安樂派對 The Farewell Party
夏朗梅蒙 Sharon Maymon / 黛兒葛蘭妮 Tal Granit
以色列 Israel / 德國 Germany | 2014 |  93 min

2014 多倫多影展
2014 威尼斯影展觀眾票選獎
2014 西班牙瓦拉多利德影展最佳影片、女主角

赫斯克和一群老友住在安養院,他的摯友麥斯因肺癌臥病在床,一心想尋求安樂死。赫斯克­和摯友的妻子於是暗中找來一位獸醫、一個警察,四人密謀要完成麥斯的心願,然而他們能­通過良心的考驗嗎?導演以黑色喜劇的手法,探討這個迄今仍備受爭議的安樂死議題,全片­詼諧幽默又催淚感人,戲外年齡皆超過六十五歲的五位主角展現驚人的演技和活力。

The Farewell Party is a compassionate dark comedy about friendship and knowing when to say goodbye. A group of friends at a Jerusalem retirement home build a machine for self-euthanasia in order to help their terminally ill friend. When rumours of the machine begin to spread, more and more people ask for their help, and the friends are faced with an emotional dilemma.

 

 

同場加映【安妮朵拉.永無島】,看完《安樂派對》後腦海浮現的歌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頑愚  的頭像
頑愚

花根本艷

頑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